香港特別行政區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 徐英偉先生

在是次研討會中,徐英偉先生認為其實大部分的青年人並不激進,只是他們大多都是被社
會「標籤」,而其實青年們都是樂意作交流和溝通的一群,希望自己的意見受到真正的重
視。因此從政府一方來說,政府在諮詢不同持份者(包括青年人)時應要做得更好,應先
接觸不同持份者,了解他們的想法及意見。從青年方面來說,徐英偉先生認為現在青年人
並不缺乏參與政制事務的渠道,就近年的趨勢可見,有更多青年人選擇參政,而且不論政
黨,他們的當選比率亦有提高。除了參政外,諮詢委員會亦有意吸納在各領域擁有專業知
識的青年,而中央政策組的改組亦希望新的聲音能加入。因此,徐先生認為青年人應該把
握這些機會,先熟識政府的運作、機制及流程,才有機會進入政府,從已有的機制中找尋
一些推動新政策的方法,再透過經驗累積,,遊說及改變舊有的政策,從而滿足社會需要。
其實香港正正缺乏全面的政治人才,例如要懂得與公務員間合作及溝通、掌握推動及落實
政策的流程、明白從管治及執行角度考慮問題、游說政治團體、市民及傳媒爭取認同及支
持。若有作為關鍵意見領袖的青年人能做到以上的要求,徐英偉先生認為他們的加入能夠
幫助現今政府看到一些政策上的盲點。在政治問責制當中,政府需要台前及幕後的年青人
才。徐英偉先生表示香港的青年水平很高,在未來他期盼政策官員能多落區,行到人群中
接觸青年,聆聽諮詢架構內接收不到的聲音,了解不停轉變的青年文化,多從青年人的角
度出發,並相信他們可以作正確的決定,而且亦期望有雙向的溝通,青年人可透過渠道主
動與官員們聯絡,不要只作鍵盤戰士。

〝香港正正缺乏全面的政治人才,例如要懂得與公務員間合作及溝通、掌握推動及落實政策的流程、明白政府考慮的地方、遊說不同政黨同意工作。〞

 

香港亞太研究所青年研究中心主任 馮應謙教授

在是次研討會中,馮應謙教授認為政治參與只是整體青年政策的其中一小項,而青年最
關心的其實不一定是政治。他認為制定政策的第一步是要了解青少年的文化。就香港的
現況而言,政府已推出的一些青年政策其實並無真正配合香港青年的實際需要,現在所
制定的青年政策與青年的文化有一定落差,要制定可行或受支持的青年政策必先要了解
青年人的文化。馮教授指出,在互聯網普及的世界下,除政治取向的問題外,香港青年
所面對的問題,包括住屋、工作、考試壓力等,並不是獨有的。教授亦在討論中引用他
早年為政策局所作的研究,指出香港的青年在接觸互聯網,特別是社交媒體後,其實變
得更擁有世界的價值觀,普遍的包容度非常高,唯獨是對於政治包容度,即對政治立場
激進的人士偏低。因此,他認為香港的政制官員不能把青年人當作另一個利益相關的團
體處理,從利益的角度遊說青年人接受某些政策。反之,馮應謙教授建議政府應從多個
渠道,並建立新的途徑,透過網上的方式,通過聆聽和了解香港青年的文化、想法和所
關心的事,介入及認清他們的問題所在。最後,馮教授認為若未來政府願以這個新途徑
了解青年的問題,將會對社會未來的施政或處理反對的聲音非常有利。

〝香港推出的青年政策並無真正配合香港青年的實際需要。〞

香港亞太研究所青年研究中心主任馮應謙教授

 

 

香港特別行政區發展局局長政治助理 馮英倫先生

在是次研討會中,馮英倫先生主要分享自己在政府中的體驗及想法,並建議青年人可以如
何裝備自己,以能在政府或政界中有所作為。首先,馮先生認為我們不應再標籤「青年問
題」,因為青年本身不應是一個問題,我們其實要解決的是青年人所面對的問題。於整個
政治體系而言,雖然政治與選舉的關係密切,但政治參與和公共行政並不單單是選舉而
已,更重要的是整個行政架構的制度及運作。因為每一個行政部門都是用來解決不同的問
題,青年人不能夠只專注於研究選舉及政治上的操作,更要了解整個政府行政部門的運
作,包括:議程的設定和立項、決策機制、意見收集機制、法制及公務員的體制等,才能
有效地從制度中推動自己的意見。馮英倫先生表示從政者需為民眾解決問題,但他承認現
今各個政府部門有各自為政的情況,不願負上不屬於自己的責任。回應民意需要經過重重
的行政機關,而往往最後所得出的結果與最初的想法卻是截然不同,容易令人感到挫敗。
因此馮先生指出青年人若然有從政的決心,不論參與選舉或加入政府的架構,青年有必要
裝備自己,當中包括學習政治理論、公共行政及公共政策等三個方面。他續舉例,如果我
們在民間有一些倡議或意見,我們首先要知道決策權力在何方,才可以向正確的權力擁有
者作遊說的工作,一起以協作的方式推動政策發展。因此,馮先生期望青年人可以了解政
府中各部門、政治問責官員及公務員間互相協作的重要性,而政府亦要承認體制中的問題
核,才能真正地解決青年,甚至社會政策的問題。

〝青年人若然有從政的決心,不論參與選舉或加入政府的架構,青年有必要裝備自己。〞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助理教授 朱湄教授

在是次研討會中,朱湄教授引用其香港亞太研究所的調查,分析香港青年人對於政治參
與在形式上的變化。她形容政治參與形式主要有兩種:分別是制度化參與及非制度化參
與。制度化的政治參與主要包括參與選舉投票及聯絡政府官員等方法,選用此方法的人
士普遍對政府或其制度較有信心;非制度化的政治參與主要包括參與遊行、示威及聯署
等方法,選用此方法的人士普遍對政府或其制度較沒有信心。就朱湄教授的研究內容而
言,整體的青年人大多以參與選舉投票的形式參與政治,而人數最少的方式是主動聯絡
議員。她認為結果可能反映現有與議員聯絡的方便過於繁複及過時,令不少青年人卻
步。而從青年人的年齡層比較,研究發現 20 至 24 歲的青年較多人曾參與遊行,即以非
制度化的形式參與政治,其原因主要為此年齡層的青年人主要是大學生,參與遊行的成
本較低。研究亦指出學歷較高以及家庭收入較高的青年人的整體政治參與度較高。另
外,從網上社交媒體中分析,研究顯示多以社交媒介接觸新聞及使用臉書的時間較長的
青年人較常有非制度化的政治參與,而臉書上朋友較多的年青人的整體政治參與度亦會
較高。由此證明,其實網上社交媒體對青年人的政治參與度有一定影響。朱教授表示現
在的政治環境其實比較平和,非常鼓勵青年人發聲與官員接觸,她建議政府要研究如何
利用社交媒介與青年作有效溝通,而自己未來亦會對青年人在政治參與形式上的潮流改
變作更進一步的研究。

〝政府要研究如何利用社交媒介與青年作有效溝通。〞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助理教授朱湄教授

 

公共政策及管治學術研討會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