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年07月28日

  當談及「政治」與「管治」時,大多數人均會想起政府、議員、政黨等,其實在商界也不乏涉及「政治」與「管治」的例子。例如不幸發生巴士失事,造成一場大量死傷者的交通意外,巴士公司必會面對相當巨大的壓力,不僅是面對乘客、道路使用者等,還有政府、不同政黨、議員等對質疑其安全程度。若巴士公司處理欠佳,對商譽造成嚴重損害。

  早前行政長官表示會盡快設立公務員訓練學院,但是否只有公務員需要與時並進學習呢?筆者認為不應只有政治人物或有意從政的青年需要適時培訓,商界精英也需要學習如何處理政治及管治危機,才能成為政商管治通材。

效英美學校「揀蟀」

  例如曾任局長的馬時亨現為港鐵主席、曾任九鐵主席的田北辰現為區會及立會的雙料議員、曾任滙豐銀行副主席的史美倫現為行會成員。他們也是為人熟悉的政商管治通材,惟香港的政商管治通材實在不多。無論是政府抑或商界,良好的管治必須以人才培訓作為起步點,配以一套長遠的培育計畫,通過全方位、多元化的訓練,培育最適合香港的政商管治通材。

  以美國或英國為例,這些國家總有幾所學院提供政治、經濟、法律、管治的課程,不同政黨及大公司在學院「揀蟀」,通過實戰的辯論和研究,訓練出政商管治通材。就算以亞洲國家為例,新加坡與香港的管治及運作模式也有點相似。新加坡的精英人才,是從全國高中生當中悉心挑選,並長時間投放資源加以培訓。

  反觀香港,類似的人才培育計畫仍欠奉。筆者認為特區政府有責任大力支持其他學院,推動人才培訓、政策政究、政治實踐、商業行為,發展出政、商、人互聯相通的大思維方針,建立一個政治及企業人才庫,為政商界提供出色的管治通材,從而達致有效的政治及企業管治模式。

  不論是特區政府、政黨抑或商界,若沒有長遠的人才培育計畫,只會導致政商管治通材凋零,出現管治危機。

 

【撰文:香港政治及管治學院聯合創辦人及召集人 朱兆麟】
星島日報Sing Tao 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