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疫情肆虐,許多打工仔難得享受「在家工作」,亦體會到通勤時間對生活質素的影響。不少港人要跨區上班,通勤時間動輒兩三小時。這源自香港城市發展失衡,經濟活動集中維港兩岸,新界特別是偏遠地區則缺乏經濟動力及就業機會。若本港有以各區為本位的行政架構,將有助地區均衡發展及規劃。

香港達七百五十多萬人,以人口計屬相當大規模的城市,日本大阪市人口也只有約二百七十多萬,日本不少市更只有數十萬人;香港各區人口約為十多萬至六十多萬,已有條件自成一市,但特首之下沒有地方首長分擔地區行政,特首及決策局面對各區不同發展需要及居民訴求,難免顧此失彼。新加坡政府早已透過地區首長,推動地區行政及規劃,全國分為五個行政區,人口由83萬至120萬不等,各區市長的級別相當於部長,並設有由市長、區域委員、以及社會人士組成的社區發展理事會,制訂及管理社區事務。

香港若能參考新加坡模式,提升民政事務專員的職能及官階,賦予其決策權,就能直接指導各政府部門的地區工作、統籌地方事務,為港府以致決策局分擔地區規劃工作,今後落實政府施政及管治更可一步到位,真正成為「地區特首」。

2018年公佈的《香港2030+》,強調基建的規劃與投入,但具體目標及達成時間表含糊;香港若能參考新加坡的社區發展理事會,設立民政事務專員領導的「地區行政委員會」,就可按地區需要進一步充實《香港2030+》的發展藍圖。例如新界地區就應制訂與港九地區有別的發展定位,善用其鄰近深圳的地理特點,配合未來經濟結構及大灣區經濟發展方針,發展創新科技產業。「地區行政委員會」除了納入該區社會人士,以及專業學會或團體代表,以集思廣益推動社區發展,並協助民政事務專員就區內建設、經濟發展等,作客觀深入分析。

由民政事務專員領導「地區行政委員會」處理地區事務,包括地區財政、指揮和協調其他政府部門、監督文康設施管理工作等,有助地區政策專門化,使政府更準確掌握民意脈搏,按區情對症下藥推出相應政策;另一方面委員會亦能訓練出熟悉不同政策、有地區經驗的政治人才,將來成為政府問責官員或政策顧問。

原文鏈接:https://www.thinkhk.com/article/2020-12/24/45987.html

思考HK  2020-12-24丨政治丨朱兆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