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又到了歲末年終的時候,回想香港這一年走過的路,實在艱巨!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全球經濟的急速轉型,均讓世界各地的政府帶來了不少衝擊和壓力。青年問題何去何從,如何有效地吸納青年人的意見,凝聚能量,是世界各地政府都在思考和處理的問題,當然,香港也不能獨善其身。

香港的政治光譜遼闊,各方政治勢力難以協調,儘管新一屆政府拋出不少橄欖枝,但要跳出現有的政治困局殊不容易,無人可單憑一人之力將所有積存已深的問題一一解決,所以香港確實需要多一點政治人才。但觀乎香港的政治人才,現時大多是從商界、學界、傳媒以及公務員團隊所吸納進來的,遠不足夠。一個商界的管理人才,不一定是政治人才,因為除了經驗和才幹之外,政治人才需要講求自我修煉,結合中國傳統價值,領悟明確的修身治國觀。而有系統地培育政治人才,是國際的大勢,哈佛甘迺迪政府學院和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近年吸引了不少國際政治領袖報讀,可見國際社會對於政治人才的渴求。

近來收到了一個TEDx講座的邀請,題目是「Move On:致未成功的人」,主辦的年青人很有心,找了多個不同界別的嘉賓、觀眾來回應「Move On」這個命題,例如是特首選舉期間聲名大噪的羅永聰,Uber香港區的總經理Kenneth,也有曹星如的教練劉志遠,相信這個組合會帶來不少火花和思想的衝擊。

去年我創辦了首屆政治及管治學院的課程,就是希望可以培育具潛質的政商界人才從「社會人」蛻變成「政治人」,繼而加入政府成為「政府人」協助解決特區政府的管治問題,最後回饋社會利用過往的經驗經歷再次以「社會人」的身份造福社群。為甚麼會有這樣的一個「政治人」與「社會人」的組合呢? 因為現時大多數的政治人材是從技術官僚制度下訓練出來,對商業運作及企業管治接觸未夠全面,亦未有就市民的需要及意見內化,往往只是單純地做了要做的事,卻失去要做對的事的意識及意志,所以為了達至更有效的管治,我們需要一班全方位的政治新人才,與現時制度下的精英互補不足。

然而,這班人才到底在哪裡發掘才好呢?今時今日,雖然各大政府部門著力推動社交媒體平台的發展,與年青人溝通,但要真正吸納年輕人的聲音和政治力量絕非易事,亦非透過社交媒體的接觸所能做到。我們需要從民間著手,結合理論與實踐,匯聚不同黨派的人士,甚至無黨無派的人士去交流討論,讓他們互相認識、了解,凝聚起來,然後再去鼓勵他們多去參與社會的大小事務,以至香港在區域性、國際性的會議,這樣下來,我們就可以慢慢建立香港的政治人才庫。

要達到這個目標,不易,但我們還是要繼續 Move On,為香港出一分力。

【撰文: 香港政治及管治學院聯合創辦人及召集人  朱兆麟】

星島日報

Categories: 新聞及媒體